如是我闻

巴黎公社为什么失败,是因为没有学大寨!?

上个世纪70年代末,全国统一恢复高考,历史科目考试有一道题是问巴黎公社为什么失败?一奇葩考生答:是因为没有学大寨!这个段子一时在大江南北流传。这个出处的源头是根据1964年的“工业学大庆、农业学大寨”口号来的。是因为《人民日报》刊登了新华社记者的通讯报道《大寨之路》并发表社论,号召全国人民尤其是农业战线学习大寨人的革命精神。此后,全国农村兴起了“农业学大寨”运动,大寨成为中国农业战线的光辉榜样。“农业学大寨”的口号一直流传到70年代末,其间也被极左思潮利用过。

理性客观中立,有问题吗?当然有!

今天我们来谈一下写作、阅读以及思考时的所谓「中立」或「理性」立场。

每次出现社会热点话题时,我们常看到官方媒体提醒读者要「理性」,其实却是在用官方话语的权威镇压其他信息源;在生活中,女性常常被贴上「不理智」的标签从而自动被排除在重要的对话之外;社交媒体上女权主义者的呼声时常被种种强调「客观中立」的声音 dismiss,仿佛只要站队就有原罪;在微博、豆瓣或知乎的留言区里随便谈一点现象、发表点感想也常常被人教育要「一分为二」、要「辩证地看问题」……

朱晨辉:狭小的间隙注满悲情

 

灭顶之灾突如其来渐次而来

危险把我们推到近处

突然的波及,一度惊慌

狭小的间隙注满悲情

死神站在不远处轮廓清晰

有人一再走近无可奈何

和时间赛跑和死亡抗争

患者的意志力不断锐减 

马焕庆:如何有效学习咏春拳?

如果有人想问我学习传统武术或咏春拳的建议?我最基本的建议就是两条:一是找个老师或师父,千万别自学;二是一定要坚持,尽量别放弃。这两条建议可能看起来太简单,但确实是我自己学习传统武术经历的感悟和总结,也是看多了其他人学习传统武术的种种世态后的总结。

朱晨辉:14天前,第一次和你接触让我耿耿于怀、忐忑不安

 

风尘仆仆鄂出差,不知此地已难呆
回来方知疫情重,亲密接触耿于怀
汉口那日下午至,天河机场傍晚捱
停留半天应无碍,事后隔离亦觉哀
疑似患者逐人筛,愁云惨淡万里霾
新冠肺炎传播快,源于初期真相埋
一月萧瑟花拒开,北风卷地雪未皑
传染隐患仍犹在,千人万人户中宅

马焕庆:咏春拳将何去何从?

《叶问4》上映了,这个是《叶问》系列电影的完结篇。《叶问》系列电影的横空出世,为世人展示了叶问先生不平凡的一生,也向世人介绍了咏春拳的历史篇章。作为一名咏春拳爱好者,我是非常感谢这个系列影片的创作与演职人员的,也感谢那些支持和热爱这个系列电影的热心观众,因为咏春拳只有面向了世人、走进了世人,才会有更好的发展机遇和空间。

马相伯与马建忠

马相伯、马建忠兄弟是中国近现代史上的一对传奇人物,他们出身于天主教家庭,曾代表清廷出使朝鲜,除杰出的外交才能外,他们都有极深的语言学造诣。马建忠是晚清商界的风云人物,在他退而著述时,写出了中国现代语法的奠基之作《马氏文通》。马相伯是复旦大学创办者,之后他又和英敛之在北京创立辅仁大学。在著名的“七君子”案中,马相伯获得了全国人民的尊敬。

曹丕:短歌行

仰瞻帷幕,俯察几筵。

其物如故,其人不存。

Michael Puett:亚洲教育的得与失

迈克尔·普鸣(Michael Puett)是哈佛大学东亚系的中国历史学教授,他是获得哈佛大学杰出教学教席的五位教授之一。他开设的一门“中国课”——《古代中国伦理与政治理论》——是哈佛大学当下最受学生欢迎的三门通识类选修课之一。赫芬顿邮报网站曾登载了活跃在韩国的美国学者贝一明(Emanuel Pastreich)对哈佛大学东亚系中国历史教授迈克尔·普鸣(Michael Puett)的访谈。北京大学的王晨晨同学翻译了全文。

朱晨辉:有时候,你不知悉

有时候,风不知悉

关于自己的位移

是带来流动的美丽

还是迷失了的沙粒